• 周六. 5 月 18th, 2024

20210419 关于紫色色杆菌文献调研

admin

9 月 12, 2023 #菌类文献

图1A显示C.violaceum ATCC 12742的生长曲线和这个细菌在进入稳定期立即开始快速产生紫色杆菌素,最大浓度达到5 mg/L。这个浓度和S.aureus不同组报道的最小抑菌浓度相似,我们好奇当两个菌株共培养时是否会抑制或者杀死金葡萄球菌。

图1B说明,不仅3-6小时之间引起了s.aureus菌落的大量减少,当紫色杆菌素开始产生的时候以及后边时间段里s.aureus的菌浓度都是低于检测限,这就说明当二者共培养时c.violaceum能够杀死s.aureus。图B还说明了c. violaceum 同样对于s. aureus是敏感的,在3-6 h菌落数也有1-log的减少,现在还不清楚由什么引起的,但是当s.aureus群落大幅度减少后,c.violaceum的数量开始稳定了,直到培养24h也没有明显的增减。

在共培养时两个细菌的菌体细胞是自由分散的,由此提出的一个问题就是紫色杆菌素是如何从C.violaceum 转移到S.aureus上的呢?为了评估这个问题,开启了这个抗生素在不同培养片段的浓度测定,图1C中展示。4.2 mg/L的紫色杆菌素,92%存在于细胞菌体里,6.2%存在于过滤0.22 um滤膜的上清中,还有1.8%在样本变更的过程中消失了。

紫色色杆菌的微囊泡不仅作为紫色杆菌素的储藏池,还大幅度的增加了它的水溶性。图3A和S5可以证明,

50 mg纯化的紫色杆菌素或者MV关联的紫色杆菌素,显示当紫色杆菌素在膜囊泡中的时候有更好的水溶性,最终浓度测定使用的是HPLC。

这个图可以看出来单纯纯化的violacein几乎不溶于水,而通过纯化囊泡得到的violacein大部分能够溶到水相里。

为了验证存在于MVs中的紫色杆菌素,将纯化得到的紫色杆菌素或MVs加到含有等体积的正辛醇和水两相溶液中,然后将这个管子在室温100 rpm 条件下温和的摇动10分钟,然后静置1小时让两相充分分离,采用HPLC分别测定两相中的紫色杆菌素的浓度。

来看看这个图的内容,讲的是野生型C.violaceum和vioA敲除的C.violaceum敲除株生长曲线以及在生长过程中产Violacein的情况,单从图上来看,野生型和敲除株生长几乎完全一样,也可以理解为VioA基因的敲除并不影响到菌株的生长,在培养的过程中敲除株全程不产生色素,野生型在培养6个小时的时候开始产生色素,对应生长曲线就是菌株刚进入稳定期,在培养12h的时候紫色色素产量最高,随后随着时间的推移紫色色素的产量浓度开始降低。

2)紫色色素产量达到最高值以后只测了一个24 h的浓度,没有后续数值,不确定色素浓度是一直减少还是只在这里减少了;

3)色素浓度由高到低的过程是色素自己水解了还是再次被菌体利用了?如果在这个过程中色素的浓度降低是因为其自身水解,那可能说明色素本身不是很稳定?如果色素再次被菌体利用了,那这个机制是什么?当生长环境条件恶劣了,色素本身还能被当做能源来被再次利用么?这个图感觉缺了一个衰亡期,多了很多疑惑。

来看看这幅图的内容,蓝色实圈表示单独培养c.violaceum的生长曲线,蓝色空心圈表示共培养时c.violaceum的生长曲线;红色实三角表示单独培养金葡萄球菌的生长曲线,红色空三角表示共培养时s.aureus的生长曲线个小时后s.aureus就检测不到了。

1)不知道有没有做vioA基因敲除株与s.aureus共培养的试验,除了紫色杆菌素对s.aureus有抑制作用外,紫色色杆菌是否还产生其他的一直物质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