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四. 6 月 13th, 2024

巴楚蘑菇:新疆最娇贵的蘑菇深山中大自然赐予新疆的珍品

admin

10 月 31, 2023 #菌类价格

松茸主要产自东北吉林,目前以云南、四川、等地较多,在安徽、广西、山西、青海等地也有松茸,不过数量很少。

松茸中含有的松茸醇、异松茸醇等药用成分,因其有化痰、止痛的功能,可治疗手足麻木、腰腿疼痛等而被收录在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当中。

我国在上世纪是松茸的出口大国,随着人们采摘松茸的数量增大,松茸在我国的产量也在逐年减少,如今松茸已被列为我国的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》当中,保护的级别为国家Ⅱ级重点保护。

松茸数量的急剧减少除了大量的采摘之外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对于生长环境的要求极高,它只能生长在没有任何污染和人为干预的原始森林中。

当那天极挑的成员在完成一天的任务之后,在巴楚休息时,当地人为了招待他们,请他们吃当地美食特产。其中杨超越为了让大家品尝她炒的鸡蛋炒蘑菇,便用当地的巴楚蘑菇炒了一盘菜。

这个价格别说是我,当时的嘉宾也没有想到,然而经过了解后才知道,原来这里的巴楚蘑菇年产量仅10吨。五六公斤新鲜蘑菇最后才能成一公斤冻干蘑菇。

巴楚蘑菇生长在新疆叶尔羌洒流域的巴楚县、麦盖提县、莎车县等地的胡区,因它的主产地在塔里木盆地边缘的巴楚县,因此被称为巴楚蘑菇。

巴楚蘑菇与新疆的菌类不同,它并没有生长在山区,而是生长在有胡区之中。它的生长必须具备三个条件:叶尔羌河水、胡、沙漠干旱气候,我们都知道,蘑菇通常生长在潮湿多雨的环境当中,尤其是山地蘑菇,只有大雨后才能找到。

但是巴楚蘑菇却是例外,它只需要在春雨或是微雨轻润地表之后才会破土而出。对于干旱少雨的巴楚县来说,每年的平均降水量只有50mm,因此只有在每年的四月下旬和五月上旬一个月的时间里,巴楚蘑菇才会有。

而且如果地面被喷洒了农药或化肥之后,便再也不会长出蘑菇了。其实想一下,如果不是对环境这样严苛的要求,巴楚蘑菇大约也不会卖到12000元/公斤的价格吧。

每年夏天在出游之前,我们总会才打听哪里会有蘑菇,有蘑菇的地方仿佛自带了吸引力。当然,有些地方,即使听说有蘑菇,真到了那里也未必就能采到。

第一次在山里采到蘑菇是在2009年的夏天,那一年我们徒步去天池,在爬上最高的那座达坂时,突然发现了山坡上厚厚的松针之下的被称作大白脆的蘑菇,在见到它们的那一刻,之前爬山时的苦和累一下都没有了。

后来听说山里还有一种蘑菇叫鹿茸菇的,这么多年我们只采到过一棵,那个鹿茸菇闻着就有一股清香,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鹿茸菇的影子。

记得在七八年前,哥哥从伊犁地区的工地回来,给母亲带回来了一袋干蘑菇,皱皱巴巴的,他告诉我们这是羊肚菌,只在深山里才有,在当地售价在2000元左右。营养价值很高,他这样的告诉我。

后来才知道,羊肚菌只在天山深处的山林里才有,而且也只有那些放牧的哈萨克牧民们才知道在哪里采得上。

2018年我们穿越S101省道时,碰到了两个带着编织袋的哈萨克牧民,他们告诉我们要进入到深山之中去采羊肚菌。当家的问他们:我们能采得上嘛?他们看了看我们摇了摇头:你们的,不行!

采羊肚菌大约也是一个费劲的活,爬山不说,关键还得会找,对于我们这些在城市里生活习惯的人,不行也是自然的。

今年的十·一,我们在去西北第一连时,就听说当地有一种蘑菇,极好吃。那种叫牛肝菌的蘑菇,在其他的地方也是有的,不过味道都不如在185团一连当地的好。

在185团一连因为当地雨水较多,每年从五月开始一直持续到九月,只要是雨后的山林间,就可以找到这种蘑菇。185团一连的牛肝菌晒干之后的价格在400元/公斤—500元/公斤之间。

从2009年第一次采到大白脆开始,每一年的出游,到达目的地之后,我们总会先在附近找一找蘑菇,找到乃我幸,找不到是我命。

不过偶尔也会突然遇到很多蘑菇的情况,只是当时兴冲冲地采来,之后却又犹犹豫豫地品尝,最后则会干脆利索地丢掉,因为在新闻上看到太多的因为吃蘑菇而引发的中毒事件,处于深山老林的我们,总怕会不小心中招,毕竟人生还是很美好的。

通常遇到最多的是草菇,这种蘑菇吃起来虽然味道鲜美,可是总还是有点垫牙,除非是在周围实在没有其他蘑菇的情况才采之外,通常我们都会放过它们。

还有一种也常见叫马粪包的蘑菇,小如石粒,大若石块的都见过,通常我们也不去碰它,据说也能吃,但其主要还是用于止血之类的治疗外伤而用。

记得2017年的夏天,我们鹿角湾偶遇了很多的蘑菇,可是在我们兴冲冲地采完之后,回去尝时却发现是苦的,胆小的我们果断将那盘蘑菇倒掉,只可惜了那些肉。后来问在那里干活的哥哥,他说,那里的蘑菇的确是苦的,他们也曾吃过,也没什么事,只是口感不好,吃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去采过。

我记得李娟在她的书里写过关于采木耳来卖的事,因为常年跟着哈萨克牧人转场卖货,在没有人的时候她们也会深入到阿尔泰的山里去采蘑菇。

她们最初是在那里采蘑菇,后来突然有了木耳,便开始采木耳,之后因为采得多了,便卖给新疆其他地方来此的游客,没想到,有些游客在吃过之后,便跟她们预定来年的,结果几年之后,木耳便绝了迹。用她的话说,来的也突然,去的也突然。

当然了,除了可以食用的菌类之外,还有很多是不可食用的,总之那些颜色鲜艳的,长得有些奇怪的菌类,在不确定是否可食用时,尽量不要食用。

在山的深处,还有很多人们没有涉足的地方,一定藏着最好的山珍,可是我却宁愿它们不被发现,只有这样,新疆才会一直这样美丽下去,也只有这样“大美新疆”才会吸引更多的人来到这里来。